码报资料92|码报资料2018管家婆
社會|文學|美術|音樂|影視|攝影|戲劇|舞蹈

華語新銳承包戛納期待還是觀望

2019/04/30 09:41:10 來源:影君子  作者:林蔚
   
雖說如今的戛納越發商業化,但作為旨在全世界范圍內網羅一線導演新作并挖掘有潛力的新導演,在美學風向的引領上依舊一馬當先的世界級電影節,哪怕山高路遠,哪怕時差7小時,沒有哪個電影節能撼動戛納在影迷心中絕對C位的位置。

image.png

本屆海報致敬瓦爾達


  雖說如今的戛納越發商業化,但作為旨在全世界范圍內網羅一線導演新作并挖掘有潛力的新導演,在美學風向的引領上依舊一馬當先的世界級電影節,哪怕山高路遠,哪怕時差7小時,沒有哪個電影節能撼動戛納在影迷心中絕對C位的位置。


  截止發稿日為止,本屆戛納所有的片單并未完全公布,在開幕的前一分鐘,說不定會有入圍者、展映者加入其中。因此,筆者僅能從已公布的88部影片(提名+展映)里,試圖一窺本屆戛納呈現出的特色。


  01

  科普篇:戛納到底有幾個單元?


  進入戛納主競賽的影片,是否意味著便是全年最佳19強?倒也未必。戛納藝術總監、選片主席福茂總結過戛納之于電影人的作用,是“協助”。協助他們的作品在最適宜的平臺展示給大眾。


  因此,主競賽便不是那棵唯一的“歪脖樹”。


  早在1962年,“國際影評人周”便由法國影評人協會創辦,接受導演的第一、二部影片,旨在發掘新導演,影片分為展映和提名兩類。


  它是新導演們試水的最佳去處,今年入圍主競賽的肯·洛奇曾于1970年攜《小孩與鷹》亮相本單元,今年的主競賽評委主席墨西哥導演伊納里圖的處女作《愛情是狗娘》拿下該單元大獎。


  1968年,“導演雙周”因新浪潮主將特呂弗創立,以抵制戛納商業化的反叛姿態登場。


  藝術性、進取、片長不設限、非保守、不受審查、政治影響的單元理念吸引不少導演主動放棄主競賽,轉投雙周。比如今年以《貞德》一片參與戛納的布魯諾·杜蒙曾在兩年前主動放棄主競賽,帶著《童女貞德》進入雙周。

image.png

  “導演雙周” 布魯諾·杜蒙  《貞德》


  大概是因這兩個非官方單元的沖擊,除了主競賽外,官方的另一個單元“一種關注”應運而生。比起主競賽影片常成為媒體和大眾火力強攻的主陣地,更聚焦新人新作、更標榜大膽創新的“一種關注”,收獲的將是大眾更寬容、開放的目光。


  還有電影基金和短片單元,這兩個單元的作用旨在培養戛納嫡系。


  盡管今年入圍主競賽的維澤爾·多蘭(《他和他》)常年被冠上“戛納嫡系”的頭銜,但今年第一次入圍主競賽的羅馬尼亞導演柯內流·波藍波宇(《戈梅拉島》),走的是正統的“嫡系”之路。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維澤爾·多蘭 《他和他》
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 柯內流·波藍波宇 《戈梅拉島》


  2004年,他的短片《進城》拿下電影基石單元二等獎;2006年,其長片處女作《布加勒斯特東12點8分》進非官方的“導演雙周”,拿下金攝影機獎(最佳處女作);2009年,《警察,形容詞》則拿下“一種關注”單元的費比西獎。


  想來如今進主競賽,也該給波藍波宇的戛納升級之路一個暫時性的總結了。


  另外,由獨立電影推廣協會贊助的ACID單元,每年會放映9部未在全球放映的獨立故事影片,也在為新人導演鋪路。


  除此之外,“非競賽展映”“午夜展映”“特別展映”單元則會公映不少名導新片,戛納成了不少影片首映的好去處。同時經典修復單元為資深影迷提供了重溫的可能。


  02


  導演視野篇:嫡系VS新人VS女性?


  嫡系亮相戛納的,絕不止上面提到的幾位。


  既是開幕影片又入圍主競賽的《喪尸未逝》,是導演吉姆·賈木許第11回參與戛納,而且他的處女作《天堂陌影》在1984年曾獲最佳處女作金攝影機獎,職業生涯的每個高光時刻大概都綻放在了戛納。


  還有攜新作《對不起,我們錯過了你》第17次亮相戛納、兩奪金棕櫚的肯·洛奇;因《年輕的阿邁德》第8次入圍主競賽,2次拿下金棕櫚的達內兄弟;因《魯貝之燈》第6次進主競賽,此前無一斬獲的法國導演阿諾·戴普勒尚以及曾在“一種關注”單元徘徊了4次,首次因《小小喬》入圍主競賽的奧地利女導演杰西卡·豪絲娜等。

微信圖片_20190430094502.jpg

  “主競賽”吉姆·賈木許 《喪尸未逝》


  而其他的有名嫡系或從戛納起步的導演,比如布魯諾·杜蒙、卡里姆·埃諾茲、克里斯托弗·奧諾雷、康捷米爾·巴拉戈夫等六位進入“一種關注”單元,與其他幾位僅有一兩部作品傍身的新導演共組“一種關注”單元陣容。另有幾位,比如貝特朗·波尼洛(《僵尸兒童》)則散落在“導演雙周”單元。


  嫡系入圍主競賽簡直成了戛納的原罪之一,入圍多少、誰入誰沒入均能成為媒體討伐的話題。 所以福茂試圖將大眾的目光引向對新人的推薦上。


  比如在此次主競賽中,第一次入圍金棕櫚的有刁亦男、杰西卡·豪絲娜、柯內流·波藍波宇、瑟琳·席安瑪、艾拉·薩克斯、茹斯汀·特里葉、瑪緹·迪歐普和拉德·利,8人占了近一半的主競賽席位。


  比起已盛名在外的導演們,已公布的88部作品中,新人新作的比例不小。尤其是對于法國電影業而言,借助戛納的舞臺把本土的新導演推向世界,是一件勢必要做的事情。


  今年在主競賽單元里,瑟琳·席安瑪(《年輕女孩的肖像畫》)、茹斯汀·特里葉(《西比勒》)、瑪緹·迪歐普(《大西洋》,處女作)和拉德·利(《悲慘世界》,處女作),三女一男的法國新導演戰隊誰會有所突破,也備受矚目。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茹斯汀·特里葉《西比勒》


  而同時這三位女導演與杰西卡·豪絲娜共組主競賽里的女性力量。此次官方選片中,共有13位女性導演。


  對女性導演的關注,或許與2015年“Women in Motion”活動在戛納的一路開展有關。而今年的主競賽海報以前不久過世的“新浪潮祖母”阿涅斯·瓦爾達為主內容,也是在表達一份女性力量。

微信圖片_20190430094537.jpg

  “主競賽”奉俊昊 《寄生蟲》


  當然,戛納的魅力一直吸引著各國各色資深電影人的光顧。


  阿莫多瓦(《痛苦與榮耀》,西班牙)、奉俊昊(《寄生蟲》,韓國)、馬可·貝洛基奧(《叛徒》,意大利)、泰倫斯·馬利克(《隱秘的生活》,美國)以及伊利亞·蘇雷曼(《必是天堂》,巴勒斯坦),他們必定是主競賽里大眾和媒體追逐的焦點。

image.png

  “導演雙周”羅伯特·艾格斯《燈塔》


  另外,“導演雙周”里入圍的拉夫·迪亞茲、三池崇史、羅德里格茲、盧卡·瓜達尼諾、羅伯特·艾格斯、麗貝卡·茲羅托斯基也有看點,更別提散落在各展映單元的勒魯什、尼古拉斯·溫丁·雷弗恩、費拉拉、赫爾佐格等。


  03


  華語導演篇:華語“新銳”導演大年?


  在公布主競賽提名前,不少人對今年戛納華語電影抱有極大的期待。


  婁燁的《蘭心大劇院》、刁亦男的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、張大磊的《藍色列車》、鐘孟宏的《陽光普照》、陳哲藝的《熱帶雨》、張作驥的《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》以及趙德胤的《灼人秘密》都被視為沖擊官方單元的種子選手。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刁亦男 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


  結果有重合也有意外。


  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成了主競賽唯一華語電影獨苗,《灼人秘密》和演員祖峰的導演處女作《六欲天》進了“一種關注”單元,新導演馬楠的《活著唱著》入選“導演雙周”的競賽單元,顧曉剛的長片《春江水暖》作為“影評人周”的閉幕片展映,還有邱陽因《南方少女》再次入選短片獎。


  如此平均分配在每一個重要單元里且無一旁落,華語電影似乎在戛納迎來了另一種新的氣象。這種新氣象表現在不同于第五、六代的文化意識輸出,新銳導演們的經歷和講述均有不同。

image.png

  “一種關注”祖峰《六欲天》


  刁亦男和祖峰算得上在行業內打拼多年換跑道者,只是早晚不同而已。


  刁亦男編劇出身,與戛納電影節的緣分始于2003年在余力為導演的《明日天涯》里出演角色,因為這部片子入圍了“一種關注”單元。2007年,他本人執導的《夜車》也入圍該單元。


  盡管《白日焰火》已拿過柏林金熊獎,此次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是刁亦男12年后再回戛納,他影片里對黑色電影類型的再表達或許切合了選片人的需求。祖峰的《六欲天》里罪與罰、愛與恨的糾葛,或許也頗有黑色意味。

image.png

  “一種關注”趙德胤《灼人秘密》


image.png

  “導演雙周”馬楠 《活著唱著》


  趙德胤、馬楠和邱陽是有著跨文化背景的導演群體。他們均在海外接受教育,跨文化語境下的表達契合了全球青年電影人的一種創作潮流。他們游走在世界各大電影節之間,找尋機會。


  當然,早已因《再見瓦城》在臺灣電影界立足的趙德胤,這次帶來的《灼人秘密》是個更臺灣本土的故事。


  顧曉剛的《春江水暖》則代表了是國內青年電影人如今尋求拍片機會的一種模式,參與創投。


  他先用紀錄片創作的方式熟悉影像,然后將故事片《春江水暖》參與創投,并得到北京國際電影節項目創投特別大獎,進而用兩年時間成片。

image.png

  “影評人周”顧曉剛 《春江水暖》


  2000年后,一直在戛納運氣不佳的華語電影能否在這一次迎來改變,我們持觀望的態度。


  04


  題材篇:LGBTQ、邊緣、類型化


  鑒于已公布的88部影片,許多尚未有劇情內容露出,僅能從有限的信息中了解幾部影片的概況。


  LGBTQ題材依舊是重頭戲。


  阿諾·戴普勒尚執導的《魯貝之燈》中,一名老婦人被殘忍殺害,而她的死亡與一對女同性情侶有關。另一部女同片《年輕女孩的肖像畫》講的是在18世紀末的一座孤島上,婚禮肖像畫女作家愛上了新娘。澤維爾·多蘭更是經由《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》等片的啟發,在《他和他》中探討同性情誼產生的原因。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阿諾·戴普勒尚《魯貝之燈》


  藝術電影的類型化也頗為明顯。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靠近黑色電影美學,《喪尸未逝》的喜劇恐怖調調,《戈梅拉島》是黑色幽默的犯罪片,《巴克勞》的懸疑驚悚以及《小小喬》有著科幻色彩。


  從現實環境中生發出的寫實邊緣故事,是許多大導演的拿手題材。


  肯·洛奇的《對不起,我們錯過了你》講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后,與債務糾纏不清的一家人的故事。達內兄弟的《年輕的阿邁德》再次延續寫實情節劇的模式,一位比利時青年接受了對《古蘭經》的極端主義解讀,走上謀害老師的道路。

image.png

  “主競賽”肯·洛奇 《對不起,我們錯過了你》


  伊利亞·蘇雷曼的《必是天堂》更是從導演自身出走巴勒斯坦,前往歐洲生活的現實出發,所做出的體悟。


  同時,從自身出發,對導演生涯、對創作有了感悟后創作的還有阿莫多瓦的《痛苦與榮耀》,一位處于萬年生活的導演,無法拍片的過往與現狀。

微信圖片_20190430094820.jpg

  “主競賽”阿莫多瓦 《痛苦與榮耀》


  還有時隔20年,繼《細細的紅線》后再次拍攝二戰題材的泰倫斯·馬利克,拍出了三個小時的巨制《隱秘的生活》。三四年的制作周期怕是讓人等待太久了。


  05


  爭議篇:網飛?標準?未來?


  對待網飛,戛納始終站在了影院這一邊。


  兩年前,網飛發行的《玉子》和《邁耶羅維茨的故事》納入戛納主競賽單元時,爭議不斷。當時主競賽評委主席阿莫多瓦曾放狠話,“金棕櫚不應該頒發給大銀幕上看不到的電影。”


  2018年戛納電影節頒布新規,所有入圍競賽單元的影片必須同意在法國院線上映。于是這一年戛納拒絕了《羅馬》等片。再到如今,井水不犯河水。網飛已沒有作品登陸戛納。

image.png

  
  這樣的發展態勢究竟會結出怎樣的果,幾乎是難以想象的。只不過當威尼斯電影節對流媒體越發開放,迪士尼、蘋果、華納兄弟開始推出更多流媒體平臺時,戛納越發堅定的“保守姿態”為其將來的發展蒙上了一層不確定。


  不過這一切在福茂看來不是問題。他把流媒體平臺與電視等同,影院的吸引力依舊占有最大比重。


  因為戛納72年的發展歷程中,幾乎被各種爭議籠罩。幾乎每次評選結果出爐,都會被影評人、媒體爭議一番,幾人所組的評審團制度一路頗受微詞。


  身為選片人,他做出過錯誤的決定,選了差的,放棄了好的,對好萊塢電影、對類型的偏愛一度在選片上頗受質疑。在全世界影迷的視監之下,在影評人的口誅筆伐里,戛納沒有幸免過一次。

image.png

  《好萊塢往事》


  當然,最大的懸念是未來。


  少數族裔、邊緣文化群體的故事還能走多遠?一種藝術表達已成為套路如何去做引領和破局?就目前來看,失去了昆汀的《好萊塢往事》便暗淡不少的戛納,是不是已對好萊塢形成了隱性依賴?


  這些困惑,需要時間和源源不斷問世的作品來解答。


  (編輯:夏木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码报资料92 小六足球比分即时赔率 美女捕鱼湿透 msci全球股票指数 最简单的平特肖公式 山西快乐十分 网络棋牌 扑克游戏拖拉机 腾讯贵州麻将v1.0.0 2017六合图库大全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